无脑怂球

(集训失踪)
小甜饼热爱者
写文不易
且看且珍惜
他是众生

【沙李衍生】段小楼x高力士

瞎想瞎写,发出来试试这对有没有吃,渴望有人产粮。
不喜无戳

老佛爷好戏,高力士就往这方面下苦工,寻了个机会,在戏台上唱了一出戏,入了老佛爷的眼,被调到跟前伺候。
日子久了,成了老佛爷身边的红人。
段小楼奉旨进宫唱戏,老佛爷指了高力士配他,段小楼担心高力士坏戏,可老佛爷的话是肯定不能违背,暗自心急。
高力士怎么可能看不出段小楼的燥,故意跑到段小楼院里练嗓子。段小楼听见了,心就放下来,暗道,这太监藏的够深,得,自己是不用担心了。俩人是就此结缘。
大清朝没了,段小楼的戏照唱,可高力士不能,多少人盯着他,一不留神儿,他就啥都没了。高力士拼死拼活是出了宫,在旧宅子安身,啥都不理,除了去听段小楼的戏。
“来了,等多...

2018-06-17

【沙李】爱的华尔兹

答应面大的小甜饼 @🍝意大利车仔面

【沙李】爱的华尔兹
沙瑞金,李达康二人退休后,日子空闲下来。刚开始,俩人还不适应,天天往单位跑,过了几个星期,算是委屈适应,不天天跑单位了。
没事干的两个人,开始自己找乐子。李达康退休前,工作忙的团团转,星期天也跟规划图过,现在让他找其他乐子,还真是个麻烦事。
沙瑞金就不一样了,白天逗逗李达康,弄弄花花草草的,晚上去公园。就这几天,天天去公园,比当初上班还勤快,连李达康也发现沙瑞金的不对劲。
想问他出去干什么,可,问吧,不是显得自己小家子气,不问吧,又想知道他去哪了,天天那么勤快,难道外面有人了?!
这一想,李达康心里老不是滋味,饭吃不香,觉也睡不好,心里都是沙...

2017-12-08

【沙李】结婚

1.完全瞎写,没有逻辑
2.不想看不要点开
3.ooc是我的错

汉东省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,沙瑞金与李达康在国庆的前一天结婚了!
  碍于两人的身份,婚礼一切从简,婚礼就在家举办,请了比较熟的朋友。两人的朋友不多,勉勉强强凑了一桌子。
  赵东来是今个的婚礼主持人,拿着稿子紧张的不行,天知道他怎么摊上这个活。
  “咳咳”到了时间,赵东来开始了他的工作“各位朋友上午好,在这个充满喜庆的日子,我们迎来了沙瑞金先生和李达康先生的婚礼,很荣幸能够见证这一神圣而又浪漫的时刻。让我们请两位新人上场。”
  伴着婚礼进行曲,沙瑞金与李达康两人缓缓走上场。
站在沙李两人中间,赵东来...

2017-10-07

【沙李】何事入梦来(简介!)

傻不拉几的我写了个简介来吊你们胃口
自从汉东省新上任的书记来了后,李达康就开始做梦。
梦里刚开始还好好的,正儿八经的谈工作。慢慢的,李达康就和自个的上司开始谈情说爱,醒来的李达康是一脸懵逼,我这一天天在梦什么?
再后来的梦,开始还好,俩人正经的谈情说爱,腻歪在一起,可可可到后面,还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半夜惊醒的李达康,点了一支烟,明天怎么面对沙书记呀!

瞎几把乱写_(:_」∠)_这篇到开学时写,打算写连载……ennn我不会开车的,你们都散了吧

2017-08-29

【沙李/小段子】关于身高

其实他俩差不多高吧……
——
  “沙瑞金,我那个公文包你放哪了?”李达康在卧室里翻箱倒柜地找东西。
  “好像在衣柜上,你看看。”沙瑞金正在浴室刷牙,满嘴白泡泡。
  李达康抬头看衣柜,嗯,好像他不够高。李达康踮起脚,拼命伸手,也没能够着公文包。
  刚好,沙瑞金刷完牙出来,瞧见李达康拿不到,过去帮李达康拿公文包。
  把公文包给李达康后,沙瑞金开口问:“达康,你多高?这柜子也才1米9多吧?”
  李达康瞄了眼沙瑞金,没说话。“达康阿,你好像比我矮吧?”沙瑞金继续自顾自地说着。“屁,你就是头发比我高。”李达康不屑一顾。
  沙瑞金拿手比划...

2017-08-27

【沙李】酷暑易消

背景设定用的是接龙文哒,感兴趣的可以去 @沙李主题接龙台 看竹马组

【沙李】酷暑易消
  “这汉东的天气怎么越来越热!”李达康热地脱了外套,扯扯领带,把空调又调低,才继续埋头苦干。
  “叭嗒”一滴汗落在文件上,把李达康从工作中叫出来,李达康  看看空调温度没加呀,怎么越来越热,喊金秘书进来,“书记,空调可能是没雪种了,我明天就叫人过来装。”被喊进来的金秘书,十分无奈,他也不是修理工呀,没有修空调这种技能。
  “哦,好。”李达康点点头,打算继续工作。“那个……书记”金秘书没有出去,看着李达康欲言又止,李达康抬头:“嗯?什么事?说。”
  “沙书记在...

2017-08-23

【沙李/竹马组】5.春风吹又生

  冬去春来,在燕子刚飞回来的时候,沙瑞金走了,被组织调去了军区。
  “你要走了?”李达康小声地问沙瑞金,沙瑞金伸手摸了摸李达康的头,笑着说:“组织把我调去军区。”“那你还会回来吗?”李达康推开沙瑞金的手,抬头看着沙瑞金。
  “会的,肯定会的!”沙瑞金也看着李达康。听到沙瑞金肯定的回答,李达康笑了,没有再说什么。
  沙瑞金是被一辆汽车接走,李达康在村口望着渐行渐远的汽车,心里苦苦的,回家的时候,买了一颗糖,吃了之后觉得连嘴里都是苦的。
  李达康突然间有了个朋友,突然间又没了,沙瑞金的出现,好像只是李达康做的梦。
  在稻子不知道熟了多少...

2017-08-20

© 无脑怂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