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脑怂球

(集训失踪)
小甜饼热爱者
写文不易
且看且珍惜
他是众生

【交换点梗】 梦境源于现实的想法

说实话,这是我字数最多的一篇,很惭愧。
文很平淡的感觉,会继续努力。谢谢观看

周尹技师资格考试:

梦境源于现实的想法by@无脑怂球 


 


来自球球的电波:


打了两张草稿大纲,但感觉并不一样的产物。很想写好给帅太,但好像不尽人意。





“好好活着。”


“你也是。”


周一围与尹正的一场戏结束,“一围哥,怎么样?”尹正看着周一围,小心翼翼地问出口,毕竟与这样的演员一起搭戏的机会不多,更何况,周一围是他喜欢很久的演员。


周一围刚想开口,可突然感到一阵晕眩,脚下不稳,尹正察觉到周一围的不对劲,上前扶住周一围,没等开口问,自己也感觉不对劲。


此时此刻,没人知道排练厅内是怎样的情况,大家都很放心他们两个,可真实的情况是周一围和尹正在排练厅睡着了,或者说是晕了。


“老大,老大,老大”周一围再次睁眼时,是被两个一身黑的人叫醒,老大?我?戏开始了?周一围打量四周,这绝对不是剧场!


“老大,有人约了你今天晚上去黄浦江8号码头,去吗?”身后的人开口,打断周一围的思考,黄浦江8码头!老大?难道他穿越了?还穿到《刀锋1937》这部剧里?


“去!”周一围知道约他的是黄旭初,不过他不知道这个黄旭初是真的黄旭初还是已经换了魂的黄旭初,他迫不及待的想见到黄旭初!


另一边的尹正,睁眼没看见周一围,发现自己也没在剧场里,一脸懵逼,在屋里转了一圈,发现这里竟然是1937年的上海!尹正看见桌子上的信,认真看了看,什么!自己现在这个身体是黄旭初!自己穿了!又看看时间,如果他没记错,今天晚上黄旭初约了郑树森!


尹正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,这个时间点,他本来应该在剧场里与一围哥演戏,顺顺利利演完后接受三位大咖的点评,然后认真记笔记,完事还可以求到一围哥的微信!可现在,他站在黄浦江8号码头,犹豫不决。


“你就是郑树森?”早已烂熟于心的台词,放在此时却不仅仅是台词,尹正心想,就当演戏,现在他是黄旭初。


早在黄旭初一出现,周一围就盯着他,尹正?黄旭初?在看到黄旭初低头暗下决心的表情,周一围就确定在黄旭初壳子里的灵魂是尹正,黄旭初不会有这种表情,而且在与尹正排练时,他也见尹正露出这种表情。


尹正,不,现在应该是黄旭初,黄旭初抬头看见郑树森挥手让手下出去,皱起眉,他想干什么?


黄旭初站在原地没有动,郑树森起身走到黄旭初面前,把头低到黄旭初耳边:“我知道是你,尹正。”


“一围哥?”黄旭初吃惊地看着面前的郑树森,一下子被打回原形,他是尹正,不是黄旭初,眼前这个黑帮老大,不是郑树森,是周一围,是他喜欢很久的演员周一围。


“尹正,尹正,现在这个情况我也不清楚,不过唯一确定的是,你,现在是黄旭初,我,是郑树森。你就当演戏,好好演。”郑树森抓住黄旭初的肩,让他直视自己。


“嗯!”黄旭初郑重地点点头。


正准备继续说下去,传来枪声与急匆匆的脚步声,郑树森与黄旭初立刻分开,手下喘着粗气:“老大,不好了!有人来了,他们好像早就准备好了!”郑树森,黄旭初相互对视,无论是原剧还是演诞的剧本都没有这一幕。


“老大,前面有个后门,你先跑,我断后!”手下推着郑树森往后门方向跑,郑树森拉着还在发懵的黄旭初跑向后门:“黄旭初!尹正!我们要活着!”


黄旭初回过神,摸摸口袋的的枪。跟着郑树森跑。


到了后门,两人停下,没人知道会不会有埋伏,现在的情况已经不会按剧本走了,剧情的走向决定于他们的选择。


郑树森掏出枪,看了眼黄旭初,他也早已拿出枪。


此时此刻的码头归于一片平静,手下早已没了声,估计死了。他们看不到外面什么情况,也听不到,听到的只有彼此的呼吸声。


“哒,哒,哒”后门传来脚步声,两人屏住呼吸。“嘭!”子弹与郑树森他们擦肩而过,有人进来,是个瘦瘦高高的男人,“出来,我知道你们还在,郑树森,黄旭初。”男人开口了。是日本人!郑黄两人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
没过一会儿,有五六个人进来,向男人说着什么,男人听了很生气:“八嘎呀路!搜!给我搜!他们不可能跑出去!”


郑树森看向黄旭初,他有计划,只希望黄旭初能明白他的意思。黄旭初也不是傻子,立马明白了。


“嘭”郑树森开枪瞄准男人,男人的警觉性很好,可却躲不过子弹,右肩中弹,搜查的人听到枪声,立刻赶回来,“嘭嘭嘭”黄旭初在暗处开枪,有两人中了枪。日本人已经发现黄旭初的位置,朝黄旭初所在的地方连放几枪,黄旭初没有东西躲避,猫下腰滚走,日本人看见要滚走的黄旭初,瞄准他,打中了黄旭初的腿!


黄旭初强忍着小腿的不适,跑回郑树森的位置,妈的,怎么这么痛!黄旭初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些电视剧演中枪的感觉,真的一点也不夸张。


郑树森转头看了眼黄旭初,发现他中枪:“还能跑吗?”“应该可以。”黄旭初试了试腿,还是能跑,只是没那么利索。


“那等下我一说跑,你就往后门跑,不要管我。”郑树森观察着外面,还剩下四个人,应付得来,嘱咐黄旭初一定要跑出去,不要管自己。


“什么叫不要管你,不是说我们一定要活着,是我们,不是我,郑树森!”黄旭初有点生气,如果郑树森死了,他一个人要怎么面对1937年的上海。


郑树森终于回头看了眼黄旭初,没有说话。黄旭初盯着郑树森,可郑树森只是看了他一眼,又转过头去。


两人之间恢复平静,摸索着到了后门旁。“跑!”黄旭初犹豫了一下,还是跑出去,郑树森也紧跟其后,黄旭初一边跑一边看着四周,瞄到暗处的枪管,瞄准的是郑树森!在子弹射过来的那一刻,黄旭初想也没想就替郑树森挡子弹,艹,比打中腿还痛!


黄旭初开始看不清眼前的东西,郑树森跑过来把黄旭初拖到暗处,“黄旭初,黄旭初,黄旭初!”郑树森看着怀里的黄旭初的血往外流,他怎么止都止不住,怀里的身体越来越凉。黄旭初费了好大劲才睁开眼,他真的好累,好想睡觉。“叭嗒”一滴湿热的泪落到黄旭初脸上,搞得好像是他哭了一样,黄旭初想伸手擦擦泪,可他没力气,他只能抓紧郑树森的蓝色大衣。


“郑树森,我想睡了。”黄旭初已经闭上眼,安静躺在郑树森怀里。


“好好活着。”黄旭初抓紧衣服的手松开了。


 


 


三日后


黄旭初死了,郑树森不知道尹正的灵魂是否回去了,他已经不去想这些事情,他埋了黄旭初的尸体,与黄旭初那边的人取得联系,他想为黄旭初报仇,这么不理智的事情搁以前他绝对不会做,可现在他已经没有理智可言。


这天没有太阳,天空一片昏暗,空气里弥漫着让人喘不过来气的压抑。郑树森依旧穿着那件蓝色大衣,他出门了,可能再也不会回来。


郑树森坐在咖啡厅最偏僻的位置,他的脑子很清醒,他已经把所有事情处理好,船也给了黄旭初那边人,没什么好牵挂的。“好好活着。”黄旭初死前的话在他耳边响起,他不可能做到好好活着,因为黄旭初死了。他相信,如果现在活着的人是黄旭初,他也会跟自己一样做。


那个日本人出现了,是一个人。外面开始下雨,日本人出了咖啡厅,郑树森也起身出去。


雨越下越大,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。郑树森在日本人身后举起枪,一枪致命,死了。


“砰”倒地的人不止日本人还有郑树森,日本人早就安排了狙击手,子弹穿过郑树森的心脏。郑树森倒地,蓝色大衣染上血,又被雨水冲刷掉。


周一围觉得头特别痛,他好像做了一个梦,一个很长的梦。


“一围哥,你醒了!”是尹正,坐在他身旁。


“我好像梦见黄旭初了。”他看着尹正。


“我好像也梦见郑树森了”尹正回道。


一阵沉默,还是周一围先打破沉默:“要不,我们在排一回?”


“好!”


排练厅又恢复了它该有的模样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3 )
  1. 无脑怂球周尹技师资格考试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说实话,这是我字数最多的一篇,很惭愧。文很平淡的感觉,会继续努力。谢谢观看

© 无脑怂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