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沙李/竹马组】5.春风吹又生

  冬去春来,在燕子刚飞回来的时候,沙瑞金走了,被组织调去了军区。
  “你要走了?”李达康小声地问沙瑞金,沙瑞金伸手摸了摸李达康的头,笑着说:“组织把我调去军区。”“那你还会回来吗?”李达康推开沙瑞金的手,抬头看着沙瑞金。
  “会的,肯定会的!”沙瑞金也看着李达康。听到沙瑞金肯定的回答,李达康笑了,没有再说什么。
  沙瑞金是被一辆汽车接走,李达康在村口望着渐行渐远的汽车,心里苦苦的,回家的时候,买了一颗糖,吃了之后觉得连嘴里都是苦的。
  李达康突然间有了个朋友,突然间又没了,沙瑞金的出现,好像只是李达康做的梦。
  在稻子不知道了多少回后,金山县修了通往京州的路,李达康成了京州的市委书记,每天为了GDP操碎了心。
  李达康没想过会再见到沙瑞金,当年沙瑞金走后,再也没回来,李达康也死心了。把沙瑞金抛置于脑后,投身学习中,当了官后,也忙着让人民过上好日子,忙的没时间去想沙瑞金。
  “达康同志。”沙瑞金向李达康走过去,李达康呆呆地看着沙瑞金,那么多年过去,沙瑞金身上多了一种味道,那是在经过无数风吹雨打后历练出来的。
  “金,沙书记!”那个曾经叫习惯的称呼差点脱口而出,李达康快速地改口,可沙瑞金还是听到了。
  沙瑞金笑眯眯得拍拍李达康的肩膀,李达康被沙瑞金笑的心里发毛,不知所措,谁也没想到,他们会再见,还是在“116事件”发生后,李达康觉得自己丢脸极了。
  李达康跟沙瑞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也不知道说些什么,不时点点头,嗯两声。
  “达康,没事咱俩叙叙旧?”沙瑞金试探地问,不知在想什么的李达康,点点头,看到李达康点头又说:“那,这个星期天?”“好,沙书记说的是。”李达康回了两句,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说了啥,蒙蔽地看着已经走远的沙瑞金。
  一眨眼,星期天到了,李达康让杏枝做了一桌菜,看表,时间还早,便去书房与京州市规划图相亲相爱。
  “这是我送你的那本书?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沙瑞金进了书房,李达康看着沙瑞金拿起桌子上的书,他似乎感觉书在颤抖。
  沙瑞金看着手里的书,很旧,但被保管的很好,看得出书主人很爱护,翻开书,扉页写着“赠达康”三个字。
  “你还留着?”沙瑞金想不到当年送的书,李达康还会留着,还保存的那么好。“嗯,搬过来的时候也顺便带过来了,没事时看看。”李达康拿过沙瑞金手中的书,塞回书柜。
  “沙瑞金”李达康正视沙瑞金,想了想,还是问出口:“你为什么不来看我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汇总: http://soaringfreedj.lofter.com/post/1f02dd71_10ea8633
上次接龙已经是三四年前了,当时接的很糟糕。现在感觉也是……感觉自己写的已经离纪念日越来越远了qaq哭死希望大家可以给一些意见,谢谢大家看文,谢谢

评论 ( 8 )
热度 ( 58 )
  1. bobby十三无脑怂球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沙李主题接龙台

© 无脑怂球 | Powered by LOFTER